• 您好,歡迎來到中國公路網!

    WTC專題 投稿須知 世界交通運輸大會成都論壇
    十多位院士縱論現代化綜合交通運輸

    作者:文/《中國公路》雜志社 謝博識 張林(實習) 曹晶磊 彭翔 來源:中國公路網 時間:2020-11-10

    WTC成都論壇上,十余位院士出席開幕式,并就交通強國、高質量發展、新基建、現代化綜合交通運輸體系、智能交通等內容,在部分平行論壇和線上論壇,作了重要專題報告。

    在為期兩天的線下交流中,協奏了一曲交通運輸高質量發展的學術最強音,成為成都論壇上最閃耀的時刻,也為行業發展提供了寶貴智慧。本刊記者匯編部分重要觀點,以饗行業。


    傅志寰.JPG

    傅志寰:科技進步與管理創新要良性互動

    科技進步撬動著管理創新,而管理創新反過來又會加速新科技落地和推廣,進而再對科技發展提出新的要求。科技與管理兩者相互作用、構成良性循環。在交通領域,這一關系依然存在。即交通科技進步,不僅對傳統的交通管理方式提出新的挑戰,同時還為交通管理變革提供新的理念、模式和手段。

    圖 片 1.png

    如果管理創新跟不上,即使有了信息化支撐,也達不到資源充分利用的目的,例如城市停車位由于管理體制障礙,得不到充分利用。其中,在運輸組織高效化方面,除了各個行業內部重構運輸組織,市場還期望鐵路、公路、水運、民航實現跨界融合,開展聯運。以“民航+高鐵”為例,可學習德國突破行業間服務流程壁壘,增強運輸資源的協同利用,實現時刻表對接,做到火車與飛機共享航班號等。顯然,這種跨界融合有賴于信息技術賦能和管理體制創新

    盧春房.JPG

    盧春房:線站技術是高鐵發展的基礎

    目前,我國已建成了以京滬高鐵、哈大高鐵、蘭新客專、海南東環為代表的全世界運營里程最長、運營場景最豐富的高速鐵路。高鐵技術涉及多個專業,其中,最關鍵的是四大技術,即:線路(車站)、動車組、列控、牽引供電。要實現高鐵更快、智能、綠色、經濟發展,四大關鍵技術的發展方向必須與高鐵總的發展方向一致,同步推進,實現突破。四大技術中,最基礎的就是線路(車站)技術。

    高速鐵路線路工程是由軌道、路基、橋涵、隧道及其他建筑物構成。隨著智能京張、智能京雄高鐵建設的全面推進,以及智能新技術在鐵路各專業領域研發應用的廣度和深度持續擴大,構建了中國智能高速鐵路體系架構,應用了基于BIM的工程建設管理平臺,開發了各專業信息化前端系統,如路基施工方面實現了基樁施工精準控制與信息化管理、路基智能化填筑等,提高了線路工程的建設質量和信息化水平。

    圖 片2.png


    其中,線站技術在大跨度鋼橋設計參數、疲勞性能、材料及施工裝備和建設組織等方面取得了系列突破,建成了跨度、荷載等創世界紀錄的高速鐵路橋梁。比如,剛剛建成的滬通長江大橋和五峰山長江大橋,主跨均為1092米,分別是世界最大跨度公鐵兩用斜拉橋和高速鐵路懸索橋。

    陳政清.JPG

    陳政清:技術創新需難點分散、多部門協作

    創新能力才是強國的標志,而技術創新難在風險控制,需要通過難點分散有效管控風險,重大創新還需要多部門協作。

    有幾個案例值得我們思考。中國斜拉橋為何在1993年一舉創造了602米跨度的世界紀錄?因為從1970前后就開始準備,將斜拉橋建造的幾項關鍵技術分別安排在上海和重慶的幾座200米跨度的斜拉橋建設中,每座橋攻關一項新技術,將風險降低到可以承受的水平。其中,重慶石門長江大橋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。近30年來,我國一直保持斜拉橋建造技術的領先地位。

    圖片3.png

    計劃經濟遺留的行業壁壘在逐漸打破,但仍然存在。2008年風災,大量輸電線路受損斷電,電網系統加大與土木工程院校的合作,進行了一系列基礎研究,修訂了規范,抗災能力顯著提高。我國盾構機技術高速發展也是多個行業配合的結果,浙江大學液壓技術、天津大學開發的力學分析軟件都有很大貢獻。可見,多部門協作有力地推動了重大創新。

    陳湘生.JPG

    陳湘生:智慧出行愿景以“人”為本

    未來智慧出行愿景可以概括為“一個核心、兩個最優、三種機制、四個鏈條、五個圈層”,簡稱“12345”框架。  

    圖4.jpg

    其中,“一個核心”是指以人的“安全、經濟、綠色、高效、公平、愉悅”出行和生活為最終導向。“兩個最優”是指出行整體供給與需求之間的最優匹配,以及不同城市內部公共交通、共享出行、私人出行的最優組合。“三種機制”是指未來出行生態系統具備連接、協同、共生的自適應調節機制,包括各組成部分之間的泛在連接、車輛一交通一能源一信息等各子系統之間的協同融合,以及各種出行模式的聚合共生。“四個鏈條”是指貫穿整個生態系統的基本鏈條,包括新技術和新模式不斷成熟的創新鏈、呈現平臺型經濟形態的產業鏈、可產生巨大增值空間的價值鏈、代表未來出行“血液”的數據鏈。“五個圈層”是指構成未來出行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,包括出行需求層、平臺服務層、出行工具層、基礎設施層和政策監管層。

    鄭健龍.JPG

    鄭健龍:30年內將新建近10萬公里高速

    改革開放以來,我國公路建設取得了巨大成就,截至2019年底,高速公路通車總里程近15萬公里,其中95%以上為瀝青路面,瀝青路面為我國公路交通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。

    未來30年,我國還將新建近10萬公路高速公路。瀝青路面應該加強避免在設計理論與方法上,出現結構體系、力學模型、強度理論與結構抗力模型、路基參數等不合理問題,以成倍提升瀝青路面使用壽命為目標,系統建立新型耐久性瀝青路面設計理論與方法。

    孔翰寧.png

    孔翰寧:2030年可減少30%碳排放。

    目前,整個交通系統面臨兩大挑戰:一是減少碳排放,發展自動駕駛、電動汽車、氫能源汽車;二是數字化,包括但不限于人工智能、高級機器人、自動駕駛的應用,由數字平臺驅動,在沖擊下將產生新的商業模式。減排與數字化都具備顛覆未來交通出行方式的潛力。

    但是,由于技術成本較高、耗時較長,新的商業模式和競爭對手已進入市場,行業更新速度極快。因此亟需建立整體路徑,以減少二氧化碳排放、可持續化系統轉型(多產業聯合)、確保競爭力和就業、避免社會矛盾升級等。根據改革方案和健全的標準指導,預計到2030年可減少30%的碳排放。

    鄧文中.JPG

    鄧文中:懸索橋、斜拉橋、拱橋局可實現2000米跨度

    在人類幾千年的歷史里,橋梁的建設主要分為梁橋、拱橋、懸索橋、斜拉橋。建造一座安全的、2000米跨度的大橋,最關鍵的是從安全角度出發,論證橋梁結構是否可行。懸索橋、斜拉橋、拱橋可能實現的最大跨度分別是10000米、5500米、3500米。但是,“可能”不一定“合理”,這只是一種理想的估算。從結構設計角度看,懸索橋、斜拉橋、拱橋三類橋梁均可以達到2000米跨度。

    建造一座安全的、兩千米跨度大橋還可以采取組合橋梁結構的嘗試,比如,懸索橋與斜拉橋的組合或懸索橋與斜拉橋的組合等。

    杜彥良.JPG

    杜彥良:川藏鐵路建設的“四個挑戰”

    隨著我國中、西部建設發展的特殊需求,隧道建設重心將向地形、地質極端復雜的高原峽谷地區轉移。

    以川藏鐵路為例,工程面臨的技術挑戰主要有四方面:一是地質條件艱險,板塊活動強烈、斷裂帶密集、構造應力,以及大變形、巖爆、突水涌泥不良地質體聚集。二是地理環境多變,有高寒、高溫、干旱、高濕、強風。三是山地災害頻發,巨型滑坡、泥石流等孕育災害的環境隱蔽,致災機理極為復雜和特殊。四是工程結構復雜,多條鐵路線路位居世界第一,橋隧比超過80%,大埋深、高海拔隧道群和強風口、大跨越江橋梁多。


    【編輯:耿茁 QQ:6673744;Tel:010-84990712】
    【審核:孫婧】

    0

    相關閱讀

    關注一下,不做時代的旁觀者

    微信公眾號

    微信訂閱號

    天堂AV亚洲AV欧美AV中文